小雨

三男控,深陷松沼中。
灣家人。
主食/產糧:速度松、チョロ右。

上課時無聊畫的黑手黨oso~

原本是要畫速度的,但是好累喔(妳

如果有空畫出choro再重po吧

【速度松】找回过去的速度 (3)

※相关连结:

简体:(1) (2)

繁體:(3)


※注意事项※

‧速度松主轴(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只有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有宗教设定

‧长篇

角色黑化注意

雷者勿入



(3)


这次叛变的目标和上次不同,上次他们是为了掌控天界而战斗,这次是为了让他们的爱解脱。

成功的话,他们就能掌控天界,改变诫规将他们的爱合理化。

失败的话,他们就能摆脱现状,藉由逞治将他们的爱一刀两断。

因此不论成功与否,他们都要为战斗而战斗。


隔天清晨,两人来到天界大门口。

北风吹乱了他们的衣衫与头发,チョロ松能用眼角余光看到天边渐渐泛起的鱼肚白。

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从裙摆开始逐渐染上混浊黑色的洁净白纱。

他知道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因堕落而失去理智,所以现在他正一边享受着头脑还清醒的感受,一边酝酿体内那积存已久的力量。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保持静默,一边等待日出的那一刻来临。

过了许久,おそ松开口。


「...好了吗?」

チョロ松点点头。

他的脑中已经开始感到混乱,曾经与おそ松相处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但却像被腐蚀了一般,布满了点点黑斑。

啊啊,好孰悉的感觉。

虽然痛苦但又夹杂着一股莫名的舒爽,好像成瘾了毒品似的。

堕落就是这么回事呢。他想。


见闭着眼的チョロ松轻轻点头,おそ松也开始准备预备动作。

他将双掌并拢,定神凝视向两掌之间,再慢慢分开,一团艳红且炙热的火焰在两掌之间蹦跳燃烧。

用念力将火焰继续放大,小火球逐渐变成了大火球,而他则把掌心朝向前方一边控制着火球,一边注意着地平线的另一头。


——「日出的瞬间,即是天界大门最脆弱的一刻。」

他们虽然已不如从前还是大天使时那般强大,但他相信他们会因为他们的爱而变得更强。


见天边渐渐染上银白光晕,おそ松瞥了一眼身旁的チョロ松。

只见他轻启着倒三角的嘴唇,嘴角微微勾起,半睁的眼神黯淡无比。

おそ松知道他又要再次堕落了。

但与上次不同,他不再有罪恶感,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成就感。

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恶魔啊。他苦笑着想。


「...チョロ松,我数到三就上喔。」

「一。」

「二。」

「三!」


天界大门附近响起爆炸声,他们的战斗再次开始。



*



在俨然已经成为沙场的天界边缘,恶魔おそ松惊愕地看着身旁不远处的女神。

女神展开了疯狂的大屠杀。

挂在脸上的依旧是斯文优雅的笑容,手边的攻击动作却不毫不停歇,果断而残酷。头上的叶冠已渐渐枯萎,一片黄黑色的落叶从上头脱落,在滚滚尘土中翻飞。


——他简直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

おそ松想。


不,那不是女神,也不是恶魔。


那是チョロ松。


暗黑与血红同时染在那白净的身上,美极了。

被暴力与憎恨控制全身的チョロ松,美极了。

为了他们的爱而牺牲自己,在爱中展现出自己真实样貌的他,美极了。


那才是他的チョロ松啊。


チョロ松才不是那个乖乖在天界当永久公务员、认真谨慎的大天使,也不是那个躲在小小池塘里经营失物招领处、歇斯底里的女神。

现在的チョロ松才是真正的チョロ松。


おそ松一边心不在焉的用火焰扫过面前一波刚涌上的天使兵,一边看着另一头的チョロ松露出满足的微笑。


——这才是我的チョロ松嘛。



*



杀人就跟和喜欢的人s●x一样爽,会使人失去理智的那种爽。おそ松是这样认为的。

沉沦在结束他人生命的爽快感中,おそ松的视野被属于自己的颜色染得腥味四溢,新鲜的血味另他兴奋不已。

他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宇宙间宁静的黑洞里,身体被柔软如薄纱一般的黑暗包围抚弄,快感与冷静同时搔痒着他的心,令他想要就这样沉沉睡去,永远都不要醒来。身体轻飘飘的,在黑暗中缓缓地旋转,沉没。时间像停止了一般,令他倍感安心。

おそ松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自己是谁,在做什么,又身在何处,似乎都已经跟自己毫无关系了。

当他越沉越深,越沉越深,越沉越深......


手边突然停止的残暴动作将他拉回现实。


「噗哈、」

おそ松猛地一回神,沙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地上的一堆焦黑尸体。

天界的皇家天使兵已被他们全数搁倒。


——呼,好险,差一点就被罪恶控制住身体了。

他有些恍神的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样孤身矗立在满地尸体中央的,チョロ松的背影。

漆黑的纱裙在被微风吹拂而扬起的沙尘中飘扬着,而那人正一动也不动的愣在原地。


おそ松望着那纤细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地悲喜交加。

——是被吓呆了吧?

——没关系,再撑着点。

——再差一步,我们的努力就全都值得了。

——再差一步!


堆起满脸笑容,张开双臂,踩着无数尸骸往チョロ松走去。

现在的他只想紧紧抱住那僵硬的身体,在他的耳边柔声倾诉温暖的话语。然后慢慢褪下束缚对方身上的布料,对彼此卸下心房,十指交扣身体交缠,将自己的呼吸与对方同步,享受湿气中的高潮迭起──

おそ松的确很想,但他当然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只打算实行到紧抱住他的那里为止。

他们现在只需要对方的一个小小的拥抱。他想。


「チョロ松,辛苦啦~来一个爱的抱抱之后一起去打boss吧~」

用超级无所谓的语气撒娇道,おそ松还以为对方转身时会无奈地吐嘈「别用要邀对方去喝杯咖啡的口气说这么重大的事啊」什么的,没想到前面的人不但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头都不转一下。


「…チョロ松?」


感到有些奇怪,おそ松在距离チョロ松约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时チョロ松终于转过身来。


「你怎么…了…」

チョロ松的眼神依然像刚才一样黯淡无光,迷茫与冰冷充满着墨绿色的瞳孔。挂在那染着血迹的脸上的,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悲伤表情。但当那双昏沉的视线对焦至おそ松脸上时,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了灿笑。

不安的预感瞬间爬满おそ松的心。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呵呵。」

「太好了,这不是还有人嘛。」

チョロ松轻启双唇,粉嫩的舌尖探了出来,在口边转了一圈舐去了嘴角的鲜血。

即使是整个魔界里最迟钝的恶魔,おそ松还是能确确实实的感觉到――在那毫无生气的双眼里,除了迷茫和冰冷之外,还有着浓浓的…


『杀意』。


――完了。

チョロ松完全失去理智了。

他刚刚一定是跟おそ松一样,正沉沦在杀戮的喜悦之中。然后一不小心,就被黑暗与罪恶控制住了。

现在的チョロ松不但不是女神,也不是恶魔,更不是チョロ松。

他成了一个杀人机器。


おそ松并不是没有担心过这件事的发生,只是那时的他认为自己是在杞人忧天,因此只是淡淡的闪过脑海,并没有很在意。

毕竟连他这个欲望强大的恶魔都能忍住黑暗的诱惑,他不信女神不行。

然而他错了。而答错的后果,便是得与失去自主意志,变得嗜血如命的チョロ松,展开搏斗。


想通了这点,おそ松迅速向后弹开,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正准备思考一下有没有对双方都无害的解决方法,チョロ松却完全不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径直冲了过来。

而那只是在转瞬之间发生的事。

おそ松跳开之后,才一抬眼,チョロ松病态的笑容便近在眼前。


「吓呃…!」

无视对方倒抽了一口气,チョロ松露出万分怜惜的阴笑。


「大家都很开心吧,呐?」


おそ松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突然鲜血四溅。

绚丽的亮眼鲜红泼了他整脸。



冰冰的,凉凉的。



《待续》



-后记-


首先谢谢大家耐心地看完这篇!

这次好像有比上次更新快(?,大进步噢!

虽然有稍微快一点但是更文速度还是很慢,再次道歉!

这篇的主要就是想写黑化的邱罗,其实比较喜欢暴君设定但是我不会写(泪

另外,欢迎大家不吝地给予一些评论(如果没有的话就当我在自言自语吧呜呜OwQ


以上,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篇文章!

【速度松】找回過去的速度 (3)

※相關連結:

繁體:(1) (2)

简体:(3)


※注意事項※

‧速度松主軸(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只有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有宗教設定

‧長篇

角色黑化注意

雷者勿入



(3)


這次叛變的目標和上次不同,上次他們是為了掌控天界而戰鬥,這次是為了讓他們的愛解脫。

成功的話,他們就能掌控天界,改變誡規將他們的愛合理化。

失敗的話,他們就能擺脫現狀,藉由逞治將他們的愛一刀兩斷。

因此不論成功與否,他們都要為戰鬥而戰鬥。
隔天清晨,兩人來到天界大門口。

北風吹亂了他們的衣衫與頭髮,チョロ松能用眼角餘光看到天邊漸漸泛起的魚肚白。

低下頭,映入眼簾的是從裙襬開始逐漸染上混濁黑色的潔淨白紗。

他知道再過一會兒,他就會因墮落而失去理智,所以現在他正一邊享受著頭腦還清醒的感受,一邊醞釀體內那積存已久的力量。

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保持靜默,一邊等待日出的那一刻來臨。

過了許久,おそ松開口。

「...好了嗎?」

チョロ松點點頭。

他的腦中已經開始感到混亂,曾經與おそ松相處的一幕幕在腦海中浮現,但卻像被腐蝕了一般,布滿了點點黑斑。

啊啊,好孰悉的感覺。

雖然痛苦但又夾雜著一股莫名的舒爽,好像成癮了毒品似的。墮落就是這麼回事呢。他想。

見閉著眼的チョロ松輕輕點頭,おそ松也開始準備預備動作。

他將雙掌併攏,定神凝視向兩掌之間,再慢慢分開,一團艷紅且炙熱的火焰在兩掌之間蹦跳燃燒。

用念力將火焰繼續放大,小火球逐漸變成了大火球,而他則把掌心朝向前方一邊控制著火球,一邊注意著地平線的另一頭。

——「日出的瞬間,即是天界大門最脆弱的一刻。」


他們雖然已不如從前還是大天使時那般強大,但他相信他們會因為他們的愛而變得更強。

見天邊漸漸染上銀白光暈,おそ松瞥了一眼身旁的チョロ松。

只見他輕啟著倒三角的嘴唇,嘴角微微勾起,半睜的眼神黯淡無比。おそ松知道他又要再次墮落了。

但與上次不同,他不再有罪惡感,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成就感。

為什麼呢?

因為他是惡魔啊。他苦笑著想。


「...チョロ松,我數到三就上喔。」

「一。」

「二。」

「三!」


天界大門附近響起爆炸聲,他們的戰鬥再次開始。


*


在儼然已經成為沙場的天界邊緣,惡魔おそ松驚愕地看著身旁不遠處的女神。

女神展開了瘋狂的大屠殺。

掛在臉上的依舊是斯文優雅的笑容,手邊的攻擊動作卻不毫不停歇,果斷而殘酷。

頭上的葉冠已漸漸枯萎,一片黃黑色的落葉從上頭脫落,在滾滾塵土中翻飛。

——他簡直已經變成了一個惡魔。

おそ松想。

不,那不是女神,也不是惡魔。

那是チョロ松。

闇黑與血紅同時染在那白淨的身上,美極了。

被暴力與憎恨控制全身的チョロ松,美極了。

為了他們的愛而犧牲自己,在愛中展現出自己真實樣貌的他,美極了。

那才是他的チョロ松啊。

チョロ松才不是那個乖乖在天界當永久公務員、認真謹慎的大天使,也不是那個躲在小小池塘裡經營失物招領處、歇斯底里的女神。

現在的チョロ松才是真正的チョロ松。


おそ松一邊心不在焉的用火焰掃過面前一波剛湧上的天使兵,一邊看著另一頭的チョロ松露出滿足的微笑。


——這才是我的チョロ松嘛。


*


殺人就跟和喜歡的人s●x一樣爽,會使人失去理智的那種爽。おそ松是這樣認為的。

沈淪在結束他人生命的爽快感中,おそ松的視野被屬於自己的顏色染得腥味四溢,新鮮的血味另他興奮不已。

他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宇宙間寧靜的黑洞裡,身體被柔軟如薄紗一般的黑暗包圍撫弄,快感與冷靜同時搔癢著他的心,令他想要就這樣沉沉睡去,永遠都不要醒來。身體輕飄飄的,在黑暗中緩緩地旋轉,沉沒。時間像停止了一般,令他倍感安心。

おそ松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自己是誰,在做什麼,又身在何處,似乎都已經跟自己毫無關係了。

當他越沉越深,越沉越深,越沉越深......


手邊突然停止的殘暴動作將他拉回現實。


「噗哈、」おそ松猛地一回神,沙場上已經空無一人,只剩地上的一堆焦黑屍體。

天界的皇家天使兵已被他們全數擱倒。

——呼,好險,差一點就被罪惡控制住身體了。

他有些恍神的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樣孤身矗立在滿地屍體中央的,チョロ松的背影。

漆黑的紗裙在被微風吹拂而揚起的沙塵中飄揚著,而那人正一動也不動的愣在原地。

おそ松望著那纖細的背影,只覺得莫名地悲喜交加。

——是被嚇呆了吧?

——沒關係,再撐著點。

——再差一步,我們的努力就全都值得了。

——再差一步!

堆起滿臉笑容,張開雙臂,踩著無數屍骸往チョロ松走去。

現在的他只想緊緊抱住那僵硬的身體,在他的耳邊柔聲傾訴溫暖的話語。然後慢慢褪下束縛對方身上的布料,對彼此卸下心房,十指交扣身體交纏,將自己的呼吸與對方同步,享受溼氣中的高潮迭起──

おそ松的確很想,但他當然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只打算實行到緊抱住他的那裡為止。

他們現在只需要對方的一個小小的擁抱。他想。


「チョロ松,辛苦啦~來一個愛的抱抱之後一起去打boss吧~」


用超級無所謂的語氣撒嬌道,おそ松還以為對方轉身時會無奈地吐嘈「別用要邀對方去喝杯咖啡的口氣說這麼重大的事啊」什麼的,沒想到前面的人不但什麼都沒說,甚至連頭都不轉一下。


「…チョロ松?」

感到有些奇怪,おそ松在距離チョロ松約三步之遙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時チョロ松終於轉過身來。

「你怎麼…了…」


チョロ松的眼神依然像剛才一樣黯淡無光,迷茫與冰冷充滿著墨綠色的瞳孔。掛在那染著血跡的臉上的,是一副悵然若失的悲傷表情。但當那雙昏沈的視線對焦至おそ松臉上時,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了燦笑。


不安的預感瞬間爬滿おそ松的心。他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呵呵。」

「太好了,這不是還有人嘛。」


チョロ松輕啟雙唇,粉嫩的舌尖探了出來,在口邊轉了一圈舐去了嘴角的鮮血。
即使是整個魔界裡最遲鈍的惡魔,おそ松還是能確確實實的感覺到――在那毫無生氣的雙眼裡,除了迷茫和冰冷之外,還有著濃濃的…


『殺意』。


――完了。

チョロ松完全失去理智了。

他剛剛一定是跟おそ松一樣,正沉淪在殺戮的喜悅之中。
然後一不小心,就被黑暗與罪惡控制住了。

現在的チョロ松不但不是女神,也不是惡魔,更不是チョロ松。
他成了一個殺人機器。

おそ松並不是沒有擔心過這件事的發生,只是那時的他認為自己是在杞人憂天,因此只是淡淡的閃過腦海,並沒有很在意。
畢竟連他這個慾望強大的惡魔都能忍住黑暗的誘惑,他不信女神不行。

然而他錯了。
而答錯的後果,便是得與失去自主意志,變得嗜血如命的チョロ松,展開搏鬥。

想通了這點,おそ松迅速向後彈開,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正準備思考一下有沒有對雙方都無害的解決方法,チョロ松卻完全不給他任何考慮的時間,徑直衝了過來。

而那只是在轉瞬之間發生的事。

おそ松跳開之後,才一抬眼,チョロ松病態的笑容便近在眼前。


「嚇呃…!」


無視對方倒抽了一口氣,チョロ松露出萬分憐惜的陰笑。

「大家都很開心吧,吶?」


おそ松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突然鮮血四濺。

絢麗的亮眼鮮紅潑了他整臉。



冰冰的,涼涼的。


《待續》



-後記-


首先謝謝大家耐心地看完這篇!

這次好像有比上次更新快(?,大進步噢!

雖然有稍微快一點但是更文速度還是很慢,再次道歉!

這篇的主要就是想寫黑化的邱羅,其實比較喜歡暴君設定但是我不會寫(淚

另外,也歡迎大家不吝地給予一些評論(如果沒有的話就當我在自言自語吧嗚嗚OwQ

以上,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章!

【速度松】找回过去的速度 (2)

※相关连结※

简体:(1)

繁體:(2)


※注意事项※

‧速度松主轴(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只有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有宗教設定

‧长篇

‧雷者勿入



(2)



天界与魔界达成协议,要让湖神和恶魔负起违反诫规的责任。

奉命来逮捕两人的兵马,在湖的上方停下。

天界的使者对着湖面叫了半天,却没半个人影。

「奇怪,难道跑路了?」

领头的大天使咋咋舌,转头看向地狱的使魔。

「你能帮我找到他们吗?」

「没问题。」

使魔拿出水晶球,念念有词。

很快地,晶莹的球面上浮现女神和恶魔的身影。

「哇,好方便。魔界的科技这么发达啊?」

天使惊叹道。

「如果天界和魔界结盟,我们执行任务就快多了。」

「哈哈哈,小意思。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吧。」

使魔有些得意地说道,然后低头与天使一起观察水晶球内的状况。

「看清楚那是哪里就赶快过去抓人吧,拖延太久回去会被扣薪───」

「等等!你看这个!」天使突然惊叫。

「这里不就是…」


天界…吗…?」


画面中两道身影背对着背,在天界的大门口共同抵抗不断涌上的天使兵。

说是抵抗,不如说是残杀。

两人正以压倒性的强大力量斩杀带着盔甲、穿着重装,法力中上等级的天使兵。

「小小湖神居然能杀死天使兵…?」

大天使看得膛目结舌。

「那只恶魔在魔界地位很重吗?」

「不,他是最普通的族群…我看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使魔将画面拉大,对焦到尸体堆的中心。


在一片血海中,穿着蓝色西装的恶魔脸上带着游刃有余的嚣张笑容,手中冒出一大把火,手臂一挥,面前好几个天使瞬间成了灰烬。

站在天使兵身后的魔法师急急忙忙地念咒语,好不容易才生成一大盆魔法水,冲着恶魔泼了过去。

恶魔手中的火源随即熄灭,天使兵涌上前正想趁机控制住他,不料对方一转身,和身后的人换了位置,女神阴森的表情便出现眼前。


天使兵先是怔住,然后又连忙举起剑对着女神胡乱挥舞。

女神也没理他们,两手往上一举。

魔法师以为会生出水,赶快念起水系防护罩的咒语,没想到一大团火红的岩浆就这样浇在前面一群天使兵身上。

焦肉味在天界门口窜流,女神扬起嘲讽的微笑,用手抹了抹漆黑的纱裙,鲜血在布料上晕开。

等等,黑纱?

大天使一惊:「不是吧,这家伙堕落了吗!?」

「都杀成那样了还没堕落吗!」使魔傻眼的说。

「赶快回去吧,再不去支援我们连自己的老板都会没命。」


两批人马匆忙回头,往天界的方向疾驰而去。


*


时间回到一天前,两人好不容易从昏沉的吻中清醒过来。

刚刚做的事绝对已经跨越了禁忌,现在突然泡沫化消失或被五马分尸都不奇怪了。


「我说,女神大人啊。」

望着在夕阳之下闪闪发亮的圣湖,おそ松在湖畔开口。

「你为什么会来守池塘?」

「才不是守池塘!」チョロ松回以怒瞪。

「是守护圣湖。」

「哦。你为什么要来守池塘?」

「我说了是守护圣湖!」

女神爆出青筋,然后又无奈地回道:「被贬来这里了啊。」

「诶,被贬?」

恶魔有些错愕,他还以为女神从神创世以来,一直都在「守池塘」。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嗯…一定要说吗?」

「不,不想说就算了。」

看见恶魔失望的表情,チョロ松还是说了。


「我以前是大天使。」


「诶,真的假的?」

──从大天使到小湖神可是差了好几十个阶级啊。

…不由得让人想到那件事。


恶魔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低声问道:「你犯了什么罪?」

「……」

「……」

两人陷入沉默。


过了好几分钟,女神淡然开口。


我炸了天界。


──果然。

恶魔没有说话。他已经确定了。


「...发生了什么?」

「另一个大天使怂恿我跟他一起堕落。

我用水淹了整个天界,等他们把防水魔法屏障做好之后,就换成用火烧。

我们两个在那里大闹了一番,最后被其他五个大天使制服,然后就被贬来这里了。

我们原本的两个位置也被别的天使给补上。 」

女神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只记得我们曾经非常要好,其它记忆都被删除了。」

おそ松低下头。

「你...恨他吗?」

沉默了几秒,チョロ松回答。

「嘛,还好。」

他闭上眼,声音中带着无奈,也带着些许悲怆。

「毕竟决定跟他一起堕落的人是我自己。」

见恶魔一直保持沉默,他继续说。

「详细的原因我已经忘记了,大概只是类似青少年叛逆期的一些无聊原因吧。

反正都是过去了,事情都发生了,再怎么后悔也无法挽回。

「不过...还是会好奇,他现在怎么了。」

女神笑了笑,强忍住根本不可能流下的泪水。


「换你说,你成为恶魔前是什么?」

「...也是。大天使。」

おそ松沉下声说道。

「诶...真的假的。」

没想到おそ松这副吊儿啷当的模样居然曾经是天界的高层人员,チョロ松吃了一惊。

「...可以问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吗?」

「因为...」

恶魔转过头来,朗声笑道。


因为我诱惑你一起堕落了啊。」


*


「诶...?」

チョロ松一愣,试图在脑内组织语言。

「...是、是你吗...?」

「嗯,是我喔。」おそ松露出爽朗的微笑。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怂恿他。

「因为啊、」

恶魔伸出食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下方。

「チョロ松不觉得天界很无聊吗?

「每天忙着批公文,开会,监控人间,读圣经和唱歌,一成不变。

人类实在太烦了,每天都有一堆人死掉。

你记得吗?不管是死者灵车的发车时刻表,还是死者最后审判的规划,全部都由我们七个大天使包办。完全没有自由可言。

而且…」

他顿了顿。


「而且啊,我还不能喜欢你。」


女神没有说话。


「好不容易有一次天界开放了休假,大家约好一起到人间玩。我们两个住同一间房。

半夜听到你在哭,就爬起来跟你聊天。

聊着聊着,聊到天界工作压力大,毫无乐趣,就动了带你一起逃走的念头。

「堕落了之后,我们就像你说的那样,炸了天界。

就在快成功的时候,被其他人阻止了。你被他们抓住,而我...」

恶魔收起笑容,将脸埋进膝盖间。


「...逃走了。」

掺杂着些微哭腔。


「...然后就堕落成恶魔了吗...」

女神淡然柔声道。

他低下头,看见清澈水面上若隐若现的,自己的脸。

恶魔揪他一起堕落,背叛天神,最后又背叛了他。

天使之所以会「堕落」,是因为内心被憎恨和邪恶所充斥。

所以说,おそ松之所以会成为恶魔,是因为自责。


抛弃チョロ松之后,他没有一天好过。


那时候,跌跌撞撞地逃到了天界的边疆,满身是伤的おそ松找了一个隐密的洞穴藏了起来。

看见自己背上渐渐染上浑浊漆黑的翅膀,满满的罪恶感像滔天巨浪一般袭来。

他很后悔,要是那时候没有诱惑チョロ松就好了,这样他就不会一个人被抓走,自己也不会因为抛弃喜欢的人而伤心成这样。

日复一日,他每天都这样永无止境地喃喃念着,蜷缩在洞穴最深处喃喃念着。

某天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身在黑暗的魔界。

那个时候,おそ松已经忘了一切与チョロ松相关的事。

他只知道自己因为背叛天界而堕落了,然后又时不时为了一个他不认识的模糊身影而莫名悲伤。

他摸索着过去的自己,在绝望与疯狂的精神崩坏中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放荡不羁又随便的恶魔。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对不起。」他嗫嚅道。

「…我已经说过了,不是你的错。

堕落是自己把自己的心污秽的,我会堕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

女神扬起微笑:


「不要自责了。」


「…嗯。」恶魔轻声回应。


「我说,」

女神收起笑容望着夕阳淡淡开口。

「要不要…再试一次?」


「...什么?」



…再炸一次天界。




《待续》



-后记-

首先,更文超慢真的非常抱歉!

因为还有学业等等需要顾及,文章也是空闲时才能写一下、写一下。

所以以后的更新速度大概也是跟这篇一样缓慢,还请多多见谅。

不过我还是不会放弃的!我真的没有放弃喔!请各位相信我!

此后也会继续为了这则长篇而努力,希望下次的更新能早日到来,也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文章!


下章請走:(2)(简)

【速度松】找回過去的速度 (2)

※相關連結※

繁體:(1)

简体:(2)


※注意事項※

‧速度松主軸(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只有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有宗教設定

‧長篇

‧雷者勿入



(2)



天界與魔界達成協議,要讓湖神和惡魔負起違反誡規的責任。

奉命來逮捕兩人的兵馬,在湖的上方停下。天界的使者對著湖面叫了半天,卻沒半個人影。

「奇怪,難道跑路了?」

領頭的大天使咋咋舌,轉頭看向地獄的使魔。

「你能幫我找到他們嗎?」

「沒問題。」

使魔拿出水晶球,念念有詞。

很快地,晶瑩的球面上浮現女神和惡魔的身影。

「哇,好方便。魔界的科技這麼發達啊?」天使驚嘆道。

「如果天界和魔界結盟,我們執行任務就快多了。」

「哈哈哈,小意思。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吧。」

使魔有些得意地說道,然後低頭與天使一起觀察水晶球內的狀況。

「看清楚那是哪裡就趕快過去抓人吧,拖延太久回去會被扣薪───」

「等等!你看這個!」天使突然驚叫。

「這裡不就是…」

天界…嗎…?」
畫面中兩道身影背對著背,在天界的大門口共同抵抗不斷湧上的天使兵。

說是抵抗,不如說是殘殺。

兩人正以壓倒性的強大力量斬殺帶著盔甲、穿著重裝,法力中上等級的天使兵。

「小小湖神居然能殺死天使兵…?」大天使看得膛目結舌。

「那隻惡魔在魔界地位很重嗎?」

「不,他是最普通的族群…我看應該是認錯人了吧…」

使魔將畫面拉大,對焦到屍體堆的中心。


在一片血海中,穿著藍色西裝的惡魔臉上帶著游刃有餘的囂張笑容,手中冒出一大把火,手臂一揮,面前好幾個天使瞬間成了灰燼。

站在天使兵身後的魔法師急急忙忙地唸咒語,好不容易才生成一大盆魔法水,衝著惡魔潑了過去。

惡魔手中的火源隨即熄滅,天使兵湧上前正想趁機控制住他,不料對方一轉身,和身後的人換了位置,女神陰森的表情便出現眼前。


天使兵先是怔住,然後又連忙舉起劍對著女神胡亂揮舞。

女神也沒理他們,兩手往上一舉。

魔法師以為會生出水,趕快唸起水系防護罩的咒語,沒想到一大團火紅的岩漿就這樣澆在前面一群天使兵身上。

焦肉味在天界門口竄流,女神揚起嘲諷的微笑,用手抹了抹漆黑的紗裙,鮮血在布料上暈開。

等等,黑紗?大天使一驚:「不是吧,這傢伙墮落了嗎!?」

「都殺成那樣了還沒墮落嗎!」使魔傻眼的說。

「趕快回去吧,再不去支援我們連自己的老闆都會沒命。」

兩批人馬匆忙回頭,往天界的方向疾馳而去。


*


時間回到一天前,兩人好不容易從昏沉的吻中清醒過來。


剛剛做的事絕對已經跨越了禁忌,現在突然泡沫化消失或被五馬分屍都不奇怪了。
­­­­­­­­­­­­­­­­­­­­­「我說,女神大人啊。」

望著在夕陽之下閃閃發亮的聖湖,おそ松在湖畔開口。

「你為什麼會來守池塘?」

「才不是守池塘!」チョロ松回以怒瞪。

「是守護聖湖。」

「哦。你為什麼要來守池塘?」

「我說了是守護聖湖!」

女神爆出青筋,然後又無奈地回道:「被貶來這裡了啊。」

「誒,被貶?」

惡魔有些錯愕,他還以為女神從神創世以來,一直都在「守池塘」。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嗯…一定要說嗎?」

「不,不想說就算了。」

看見惡魔失望的表情,チョロ松還是說了。

「我以前是大天使。」

「誒,真的假的?」


──從大天使到小湖神可是差了好幾十個階級啊。


…不由得讓人想到那件事。

惡魔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不該知道的事,低聲問道:「你犯了什麼罪?」

「……」

「……」

兩人陷入沉默。

過了好幾分鐘,女神淡然開口。


我炸了天界。


──果然。


惡魔沒有說話。他已經確定了。

「...發生了什麼?」

「另一個大天使慫恿我跟他一起墮落。

我用水淹了整個天界,等他們把防水魔法屏障做好之後,就換成用火燒。

我們兩個在那裡大鬧了一番,最後被其他五個大天使制服,然後就被貶來這裡了。

我們原本的兩個位置也被別的天使給補上。」

女神頓了一下,繼續說:「我只記得我們曾經非常要好,其它記憶都被刪除了。」

おそ松低下頭。

「你...恨他嗎?」

沉默了幾秒,チョロ松回答。

「嘛,還好。」

他閉上眼,聲音中帶著無奈,也帶著些許悲愴。

「畢竟決定跟他一起墮落的人是我自己。」

見惡魔一直保持沉默,他繼續說。

「詳細的原因我已經忘記了,大概只是類似青少年叛逆期的一些無聊原因吧。反正都是過去了,事情都發生了,再怎麼後悔也無法挽回。」

「不過...還是會好奇,他現在怎麼了。」

女神笑了笑,強忍住根本不可能流下的淚水。


「換你說,你成為惡魔前是什麼?」

「...也是。大天使。」

おそ松沉下聲說道。

「誒...真的假的。」

沒想到おそ松這副吊兒啷噹的模樣居然曾經是天界的高層人員,チョロ松吃了一驚。

「...可以問為什麼會變成惡魔嗎?」

「因為...」惡魔轉過頭來,朗聲笑道。


因為我誘惑你一起墮落了啊。



*



「誒...?」

チョロ松一愣,試圖在腦內組織語言。

「...是、是你嗎...?」

「嗯,是我喔。」

おそ松露出爽朗的微笑。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啊。」

「為什麼...?」為什麼要慫恿他。

「因為啊、」

惡魔伸出食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下方。

「チョロ松不覺得天界很無聊嗎?

「每天忙著批公文,開會,監控人間,讀聖經和唱歌,一成不變。

人類實在太煩了,每天都有一堆人死掉。

你記得嗎?不管是死者靈車的發車時刻表,還是死者最後審判的規劃,全部都由我們七個大天使包辦。完全沒有自由可言。

而且…」

他頓了頓。


「而且啊,我還不能喜歡你。」


女神沒有說話。


「好不容易有一次天界開放了休假,大家約好一起到人間玩。我們兩個住同一間房。

半夜聽到你在哭,就爬起來跟你聊天。

聊著聊著,聊到天界工作壓力大,毫無樂趣,就動了帶你一起逃走的念頭。

「墮落了之後,我們就像你說的那樣,炸了天界。就在快成功的時候,被其他人阻止了。

你被他們抓住,而我...」


惡魔收起笑容,將臉埋進膝蓋間。


「...逃走了。」


摻雜著些微哭腔。


「...然後就墮落成惡魔了嗎...」

女神淡然柔聲道。


他低下頭,看見清澈水面上若隱若現的,自己的臉。


惡魔揪他一起墮落,背叛天神,最後又背叛了他。
天使之所以會「墮落」,是因為內心被憎恨和邪惡所充斥。

所以說,おそ松之所以會成為惡魔,是因為自責。

拋棄チョロ松之後,他沒有一天好過。


那時候,跌跌撞撞地逃到了天界的邊疆,滿身是傷的おそ松找了一個隱密的洞穴藏了起來。

看見自己背上漸漸染上渾濁漆黑的翅膀,滿滿的罪惡感像滔天巨浪一般襲來。

他很後悔,要是那時候沒有誘惑チョロ松就好了,這樣他就不會一個人被抓走,自己也不會因為拋棄喜歡的人而傷心成這樣。

日復一日,他每天都這樣永無止境地喃喃唸著,蜷縮在洞穴最深處喃喃唸著。

某天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身在黑暗的魔界。

那個時候,おそ松已經忘了一切與チョロ松相關的事。

他只知道自己因為背叛天界而墮落了,然後又時不時為了一個他不認識的模糊身影而莫名悲傷。

他摸索著過去的自己,在絕望與瘋狂的精神崩壞中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放蕩不羈又隨便的惡魔。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對不起。」他囁嚅道。

「…我已經說過了,不是你的錯。墮落是自己把自己的心汙穢的,我會墮落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

女神揚起微笑:

「不要自責了。」


「…嗯。」

惡魔輕聲回應。


「我說,」

女神收起笑容望著夕陽淡淡開口。

「要不要…再試一次?」


「...什麼?」




…再炸一次天界。



《待續》



-後記-


首先,更文超慢真的非常抱歉!

因為還有學業等等需要顧及,文章也是空閒時才能寫一下、寫一下。

所以以後的更新速度大概也是跟這篇一樣緩慢,還請多多見諒。

不過我還是不會放棄的!我真的沒有放棄喔!請各位相信我!

此後也會繼續為了這則長篇而努力,希望下次的更新能早日到來,也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文章!


下章請走:(3)(繁)

換裝羞恥Play!我的遺願達成了!

三男你快嫁了吧啊啊啊!!

(旁邊的女生是我的繪型)

【速度松】找回过去的速度 (1)

【速度松】找回过去的速度


※相關連結※

繁體:(1)


※注意事项※

‧速度松主轴(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无H,但有KISS

‧长篇

‧雷者勿入


(1)


眼泪从チョロ松脸上滑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诶...」感觉脸颊有些冰凉,チョロ松用手背抹了一下,才惊觉自己从脸颊到颈部早就湿了一片。

对于刚刚做的那个梦,脑袋里还有着模模糊糊的印象。


用睡衣的袖子一口气擦干满脸的泪水,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左边十四松睡过的床位一片混乱,大概是已经起床了。トド松和一松也都不在,カラ松的镜子还放在自己的枕头上,人却不见踪影。右边的おそ松还睡得正香甜,头发乱七八糟的,嘴巴还流着口水,双臂牢牢的扣在自己腰上。

──睡相有够糟糕。这样以后怎么娶得到老婆。

チョロ松苦笑了一下,没想到因为肩膀的牵动,泪腺又开始涌出泪水。

──到底...到底是在哭什么啊...我...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流个不停。


只要看见おそ松。


他吸了 吸鼻子,鼻水流动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中回荡。

──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吧。那种事。

扭过头去不看おそ松,他再次擦干眼泪,用尽全力给了自己一抹淡笑,然后恢复平时的一号表情,轻轻地把おそ松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拉开,站起身走去。


等耳边响起拉门关上的声音,おそ松张开半闭的眼睛,翻了个身。

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他曾是个恶魔,而チョロ松则是一位湖神。


那是多久以前,おそ松自己也忘了。



 

 

「听说这个池塘里有个女神,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恶魔おそ松带着朝圣一般的心情,兴高采烈地来到池塘边。

「喂──有人在吗──女神大人──?」他绕着整个池塘喊了一遍又一遍,都没有任何回应。

──啊,好像要丢些什么进去女神才会出来吼。

喊到一半如梦初醒,おそ松掏了掏口袋,扔了一本工口书到湖里。

果然,顿时湖面金光闪闪,一个穿着白纱的身影从水面浮出。


在女神的头上,带着一顶用鲜嫩绿叶编织成的头冠。白纱松垮垮的缠挂在肩膀上,白皙的颈子和锁骨延伸至右边裸露的胸膛,在泛着水光的阳光下一览无遗。纤细的手腕上系着绿叶编的手环,两只手上分别捧着一本【哔──】和一本【哔──】。

「糊涂的旅人啊...」空灵的美声在森林里回荡。 「你丢失的,是这本【哔──】呢?还是这本──呜啊!?」

没等女神说完话,恶魔便弯膝一蹬扑了上去。


【哇啊超级可爱! 】 【好想打包回家啊! 】 【可以S●X吗? 】 【这是女神吗! ?这已经是上帝了吧? 】 【湿答答的太犯规了】 【我不当恶魔了!把我召回天堂当妳的仆人吧! ! 】 【好想H】 【一天晚上多少钱? 】 【好想跟她●●●】


这是在おそ松脑内播放的弹幕。


【妈的你是谁! ! ! ! ! ! ! 】 【妈的你是谁! ! ! ! ! ! ! 】      【妈的你是谁! ! ! ! ! ! ! 】 【妈的你是谁! ! ! ! ! ! ! 】    【妈的你是谁! ! ! ! ! ! ! 】   【妈的你是谁! ! ! ! ! ! ! 】


这是在チョロ松脑内拨放的弹幕。


然而正当两人各自怀着完全不同的想法时,强烈的刺痛感从皮肤表层,抢先一步直冲大脑。

「啊啊啊啊啊────!!」

「嘶嘶嘶───!?」

おそ松反射性的从女神身上弹开,在湖边的地上打滚。女神难受的皱着脸,用力捏住刚刚被恶魔碰到的手臂。

尖叫了一阵,两人才慢慢的冷静下来。

「......」

「......」

「......喂。」女神率先开口。「你是谁?」

「啊啊,我叫おそ松。」盯着女神看许久,恶魔呆呆地回应。

「妳呢?」

「呃...我叫チョロ松。」犹豫了一会儿,女神有些勉强的回答。

「你......是恶魔吧?」

「嗯,对啊。」

「你知道我是谁吗?」

「诶,妳是女神大人吧?」

「────!!」突然女神脸上爆出青筋。

「你知道我是湖神还碰我!!你他妈的不要命啦!?就算是再笨再蠢再白痴的恶魔,应该也知道不能碰神吧!?这是常识吧!?」

「啊~对喔,我怎么忘了。」恶魔用拳头敲了一下掌心,顿时大悟。

见恶魔那副傻里傻气的样子,女神的火也消了一半。

「...然后啊,别叫我女神好吗。」

「诶诶──!?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女神插着腰,皱着眉头回答。 「因为我是男的。」


──因为我是男的。

──因为我是男的。

──因为我是男的......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おそ松错愕的大叫。

「吵死了!」「女神」捂着耳朵喊道。 「怎样啦,我是男的看不出来啊!」

「看不出来。」恶魔盯着女神的眼睛,认真地说。

「那你说说啊我哪里不像男的!」

「嗯......」恶魔从头到脚把チョロ松打量了一番。

「从头到脚都像女的,只差了胸部。哦哦,认真一看连乳头都是粉红色的耶。你真的有小●●吗?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下?」

「才不要!!」女神用手臂挡住被恶魔眼神侵略过的裸露的胸膛,脸羞得红红一片。

「...你、你眼睛有病。」

「呜啊啊......女神大人你看,你害我流鼻血了。」恶魔倾身指着自己的鼻子,两道深红色的液体从鼻孔流出。

「呜呃......!给我走开!要是鼻血滴进湖水里我就杀了你!」


从那一天开始,恶魔时不时就来湖边找女神聊天,虽然女神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终究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有些喧闹的日子。


就这样过了数百年。



 

 

「呐,女神大人。」有一天,おそ松突然认真的对チョロ松说。

「我们结婚吧。」

「蛤?」背对着恶魔听到这句话,チョロ松本来又要开始发飙揍人,举起拳头转身看见他那真诚且严肃的表情,才慢慢把拳头放下。

「你...你在说什么啊,别开玩笑了。」刚开始有些难为情,但女神马上恢复理智,淡然说道。

「才不是开玩笑。」恶魔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强烈,吓得女神抖了下肩膀。 「你讨厌我吗?」

「也、也不是...」女神侧过身去,把眼神移向身下的清澈湖水。

「但结婚什么的...绝对不可能。你可是恶魔,而我是神。依天界的规则,神只能跟神结婚,连人类都不行,跟恶魔更是禁忌。你也知道,我们连触碰到对方都不行啊。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男的──」

「你倒是看着我说话啊!」

一边听着チョロ松又开始歇斯底里的说出一大串话,おそ松盯着他稍微泛红的后颈,突然厉声说道。

女神一怔,皱着眉转过身来,正想抱怨他凶什么凶,却看到恶魔的脸近在眼前,还不断向自己靠近。

唇上贴来一片柔软,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得什么话也说不出口,チョロ松脑中一片空白。おそ松抬起手抚上他那带有水气的背脊,强烈的刺痛感瞬间袭来。チョロ松反射性的用力挣扎,但他只是加重了力道扣住他的腰,并用舌头撬开他的嘴唇。

湿热的气息侵入口中,两人的舌头紧紧交缠,唾液流动所产生的阵阵水声在湖边回荡。面对对方开始变的越来越深的吻,チョロ松放弃挣扎,默默承受分别从背部和脸上传进脑内的剧痛。

おそ松这边也不好受,炙热的灼痛在每一条神经上窜流,但他不在意。痛苦的半睁开眼,チョロ松深锁的眉心牵出漂亮的曲线,在紧闭的双眼上方蔓延。おそ松忍住想要强上他的冲动,只是静静的,用力的吻住对方。


チョロ松感受得到,おそ松透过那强势的深吻传达出的排山倒海的爱。脑内浮现数百年来,对他来说算是非常短暂的、没有孤单的那段时光里,他们两人相处的每一幕。

从那天おそ松来到湖边撩他开始,他的生活不再千篇一律、单调乏味,而是充满了各种新的色彩。恶魔每次来到湖边,便紧挨着湖岸对着女神讲个不停。除了一大堆没意义的垃圾情话以外,他也说了许多他在外面世界所遇到的事情。这对一直以来都不曾离开这片湖泊的女神来说,就像新奇有趣的童话故事一般,为他的世界灌进了知识的泉源。

仔细回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各种色彩上都渐渐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实在痛得受不了,皮肤刺痛得快烧起来了。おそ松松开手,不舍地将两人的嘴唇分开。

雾气中牵着两片艳红的银丝悬着,断开。


黄昏的湖很美,美得就像画一样。

一朵云飘过,遮住了橘红色的夕阳。

画中的人沉醉在自己的美好世界中,却没有注意到画框外,有谁在注视着自己。


 《待续》




-后记-


因为是第一次用简体写文,所以有错字的话欢迎纠正!

以后也会继续更新后续,希望不会弃坑!


以上,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文章!


下章請走:(2)(简)

自己隨便畫的腦洞w

原圖來自阿松官方動畫第九話,戀愛的十四松。

我決定給官方1000個讚,果然速度官配啊~≧▽≦

【速度松】找回過去的速度 (1)

【速度松】找回過去的速度


※相關連結※

简体:(1)


※注意事項※

‧速度松主軸(おそ松×チョロ松)

‧日常+宗教

‧無H,但有KISS

‧長篇

‧雷者勿入


(1)


眼淚從チョロ松臉上滑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

「誒...」感覺臉頰有些冰涼,チョロ松用手背抹了一下,才驚覺自己從臉頰到頸部早就濕了一片。

對於剛剛做的那個夢,腦袋裡還有著模模糊糊的印象。

用睡衣的袖子一口氣擦乾滿臉的淚水,他撐著身子坐起來,左邊十四松睡過的床位一片混亂,大概是已經起床了。トド松和一松也都不在,カラ松的鏡子還放在自己的枕頭上,人卻不見蹤影。右邊的おそ松還睡得正香甜,頭髮亂七八糟的,嘴巴還流著口水,雙臂牢牢的扣在自己腰上。

──睡相有夠糟糕。這樣以後怎麼娶得到老婆。

チョロ松苦笑了一下,沒想到因為肩膀的牽動,淚腺又開始湧出淚水。

──到底...到底是在哭什麼啊...我...

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是流個不停。

只要看見おそ松。

他吸了 吸鼻子,鼻水流動的聲音在靜謐的房間中迴盪。

──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吧。那種事。

扭過頭去不看おそ松,他再次擦乾眼淚,用盡全力給了自己一抹淡笑,然後恢復平時的一號表情,輕輕地把おそ松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拉開,站起身走去。

等耳邊響起拉門關上的聲音,おそ松張開半閉的眼睛,翻了個身。

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他曾是個惡魔,而チョロ松則是一位湖神。

那是多久以前,おそ松自己也忘了。

 
* 
 
 

「聽說這個池塘裡有個女神,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惡魔おそ松帶著朝聖一般的心情,興高采烈地來到池塘邊。

「喂──有人在嗎──女神大人──?」他繞著整個池塘喊了一遍又一遍,都沒有任何回應。

──啊,好像要丟些什麼進去女神才會出來吼。

喊到一半如夢初醒,おそ松掏了掏口袋,扔了一本工口書到湖裡。

果然,頓時湖面金光閃閃,一個穿著白紗的身影從水面浮出。

在女神的頭上,帶著一頂用鮮嫩綠葉編織成的頭冠。白紗鬆垮垮的纏掛在肩膀上,白皙的頸子和鎖骨延伸至右邊裸露的胸膛,在泛著水光的陽光下一覽無遺。纖細的手腕上繫著綠葉編的手環,兩隻手上分別捧著一本【嗶──】和一本【嗶──】。

「糊塗的旅人啊...」空靈的美聲在森林裡迴盪。「你丟失的,是這本【嗶──】呢?還是這本──嗚啊!?」

沒等女神說完話,惡魔便彎膝一蹬撲了上去。

【哇啊超級可愛!】                             【好想打包回家啊!】               【可以S●X嗎?】            【這是女神嗎!?這已經是上帝了吧?】         【溼答答的太犯規了】         【我不當惡魔了!把我召回天堂當妳的僕人吧!!】                                  【我想H】                             【一天晚上多少錢?】               【好想跟她●●●】

這是在おそ松腦內播放的彈幕。

【媽的你是誰!!!!!!!】           【媽的你是誰!!!!!!!】               【媽的你是誰!!!!!!!】                             【媽的你是誰!!!!!!!】      【媽的你是誰!!!!!!!】             【媽的你是誰!!!!!!!】

這是在チョロ松腦內撥放的彈幕。

然而正當兩人各自懷著完全不同的想法時,強烈的刺痛感從皮膚表層,搶先一步直衝大腦。

「啊啊啊啊啊────!!」

「嘶嘶嘶───!?」

おそ松反射性的從女神身上彈開,在湖邊的地上打滾。女神難受的皺著臉,用力捏住剛剛被惡魔碰到的手臂。

尖叫了一陣,兩人才慢慢的冷靜下來。
「......」

「......」

「......喂。」女神率先開口。

「你是誰?」

「啊啊,我叫おそ松。」盯著女神看許久,惡魔呆呆地回應。

「妳呢?」

「呃...我叫チョロ松。」猶豫了一會兒,女神有些勉強的回答。

「你......是惡魔吧?」

「嗯,對啊。」

「你知道我是誰嗎?」

「誒,妳是女神大人吧?」

「────!!」突然女神臉上爆出青筋。

「你知道我是湖神還碰我!!你他媽的不要命啦!?就算是再笨再蠢再白癡的惡魔,應該也知道不能碰神吧!?這是常識吧!?」

「啊~對喔,我怎麼忘了。」惡魔用拳頭敲了一下掌心,頓時大悟。

見惡魔那副傻里傻氣的樣子,女神的火也消了一半。

「...然後啊,別叫我女神好嗎。」

「誒誒──!?為什麼!?」

「哪有什麼為什麼....」女神插著腰,皺著眉頭回答。「因為我是男的。」

──因為我是男的。

──因為我是男的。

──因為我是男的......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おそ松錯愕的大叫。

「吵死了!」

「女神」摀著耳朵喊道。「怎樣啦,我是男的看不出來啊!」

「看不出來。」惡魔盯著女神的眼睛,認真地說。

「那你說說啊我哪裡不像男的!」

「嗯......」惡魔從頭到腳把チョロ松打量了一番。

「從頭到腳都像女的,只差了胸部。哦哦,認真一看連乳頭都是粉紅色的耶。你真的有小●●嗎?要不要我幫你檢查下?」

「才不要!!」女神用手臂擋住被惡魔眼神侵略過的裸露的胸膛,臉羞得紅紅一片。

「...你、你眼睛有病。」

「嗚啊啊......女神大人你看,你害我流鼻血了。」惡魔傾身指著自己的鼻子,兩道深紅色的液體從鼻孔流出。

「嗚呃......!給我走開!要是鼻血滴進湖水裡我就殺了你!」

從那一天開始,惡魔時不時就來湖邊找女神聊天,雖然女神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但終究也漸漸習慣了這種有些喧鬧的日子。

就這樣過了數百年。


* 
 
 

「吶,女神大人。」有一天,おそ松突然認真的對チョロ松說。

「我們結婚吧。」

「蛤?」背對著惡魔聽到這句話,チョロ松本來又要開始發飆揍人,舉起拳頭轉身看見他那真誠且嚴肅的表情,才慢慢把拳頭放下。

「你...你在說什麼啊,別開玩笑了。」剛開始有些難為情,但女神馬上恢復理智,淡然說道。

「才不是開玩笑。」惡魔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強烈,嚇得女神抖了下肩膀。「你討厭我嗎?」

「也、也不是...」女神側過身去,把眼神移向身下的清澈湖水。

「但結婚什麼的...絕對不可能。你可是惡魔,而我是神。依天界的規則,神只能跟神結婚,連人類都不行,跟惡魔更是禁忌。你也知道,我們連觸碰到對方都不行啊。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是男的──」

「你倒是看著我說話啊!」一邊聽著チョロ松又開始歇斯底里的說出一大串話,おそ松盯著他稍微泛紅的後頸,突然厲聲說道。

女神一怔,皺著眉轉過身來,正想抱怨他兇什麼兇,卻看到惡魔的臉近在眼前,還不斷向自己靠近。

唇上貼來一片柔軟,被突如其來的吻嚇得什麼話也說不出口,チョロ松腦中一片空白。おそ松抬起手撫上他那帶有水氣的背脊,強烈的刺痛感瞬間襲來。チョロ松反射性的用力掙扎,但他只是加重了力道扣住他的腰,並用舌頭撬開他的嘴唇。

濕熱的氣息侵入口中,兩人的舌頭緊緊交纏,唾液流動所產生的陣陣水聲在湖邊迴盪。面對對方開始變的越來越深的吻,チョロ松放棄掙扎,默默承受分別從背部和臉上傳進腦內的劇痛。

おそ松這邊也不好受,炙熱的灼痛在每一條神經上竄流,但他不在意。痛苦的半睜開眼,チョロ松深鎖的眉心牽出漂亮的曲線,在緊閉的雙眼上方蔓延。おそ松忍住想要強上他的衝動,只是靜靜的,用力的吻住對方。

チョロ松感受得到,おそ松透過那強勢的深吻傳達出的排山倒海的愛。腦內浮現數百年來,對他來說算是非常短暫的、沒有孤單的那段時光裡,他們兩人相處的每一幕。

從那天おそ松來到湖邊撩他開始,他的生活不再千篇一律、單調乏味,而是充滿了各種新的色彩。惡魔每次來到湖邊,便緊挨著湖岸對著女神講個不停。除了一大堆沒意義的垃圾情話以外,他也說了許多他在外面世界所遇到的事情。這對一直以來都不曾離開這片湖泊的女神來說,就像新奇有趣的童話故事一般,為他的世界灌進了知識的泉源。

仔細回想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各種色彩上都漸漸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色。

實在痛得受不了,皮膚刺痛得快燒起來了。おそ松鬆開手,不捨地將兩人的嘴唇分開。

霧氣中牽著兩片艷紅的銀絲懸著,斷開。

黃昏的湖很美,美得就像畫一樣。

一朵雲飄過,遮住了橘紅色的夕陽。

畫中的人沉醉在自己的美好世界中,卻沒有注意到畫框外,有誰在注視著自己。

 
 《待續》



-後記-


第一次寫速度文,覺得有點緊張但又有莫名爽感 (?

以後也會繼續更新後續,希望不會棄坑!


以上,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文章!


下章請走:(2)(繁)